2019年曾道人神算通 > 科幻小說 > 十惡臨城 > 第六百四十章 費唐(3)
    費唐以為這只是夢,或者是臨死之前的幻覺,甚至是死亡之后的情景。

    不知道為什么,他突然有一種感覺,覺得那團紅光就是自己的歸宿。莫非,這就是靈魂最后的歸墟嗎?

    他屈起胳膊,強撐著身體,也像蕭狼子那樣,一寸一寸朝紅光匍匐過去。

    地上平滑得就像鏡面,費唐覺得匍匐起來根本不費力氣,就像物理學課本里假設的那種無摩擦力的理想狀態一樣。

    他爬著爬著,發現胖乎乎的吳萬春也從側面匍匐過來。他移動著笨重的身體,像插隊似的擠在了費唐的前頭。

    三個人都沒有說話——蕭狼子在前,吳萬春在中間,費唐殿后,他們就像洄游繁殖的魚類,用盡最后一絲力氣逆水而上。

    費唐望見蕭狼子接近了紅光,他此時也看到了紅光里的真實面目。

    那是一朵溫暖燦爛的紅蓮花。

    蓮花是最古老的植物活化石,沒有人類之前,地球上就已經有了蓮花。那朵蓮花顏色溫紅,而且花瓣繁多,看上去是重臺蓮種。

    它散發著不可意會、只能言傳的魔力,這魔力吸引著大家忘記饑餓、疲勞、憂傷、悲憤,忘記饜足、安逸、快樂、興奮,忘記本我,忘記他人,忘記天地萬物,忘記日月星辰……

    越靠近紅蓮,費唐覺得自己越有力量,他已經感受不到轆轆饑腸,他看到蕭狼子、吳萬春也次第站了起來,他們伸直了胳膊,微閉著雙眼,像港片里的僵尸似的朝紅蓮跳躍著。

    也就是這一剎那,費唐忽然察覺出了一絲不對!

    這絕對不是真善的力量,因為至真至善的東西,絕對不會讓人像丟掉靈魂似的盲目景從!

    他想大聲疾呼,叫住最接近紅蓮的蕭狼子,但一切都已經晚了,蕭狼子突然渾身顫抖起來,一片刺眼的光亮將他罩住,他變成了光芒中的一個黑影。

    費唐聽到他在里頭發出陣陣哀嚎,影子也像放在爐火上的干粉條一樣,以各種形狀扭曲掙扎著。

    救我!萬春哥,救我!

    費哥,救我!

    這個啞巴居然喊出話來!那聲音縹緲、浮動,猶如無形的云朵,又好似無根的浮萍。

    費唐看見吳萬春被驚醒了,他張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幕,驚嚇得下巴都要掉了下來。

    就在轉瞬之間,吳萬春挪動著肥胖的身體,他轉過身去,掉頭就跑!

    費唐也恍然驚醒,他發現前面根本沒有什么紅蓮,只有一團能致人閃盲的光芒,而蕭狼子正在其中哀哀哭嚎。

    他看到蕭狼子的一只手從白光里伸出來,他一咬牙沖過去,抓起蕭狼子的那只手就往外面拽著!

    但就在他的手握住蕭狼子手的那一剎那,他看到巨大的電花在兩人之間閃爍著,整個白光世界突然迸發出巨大的能量和聲音,海嘯一樣的沖擊波迎面拍過來,他就像一片渺小的樹葉,卷進驚濤駭浪,一個又一個浪頭朝他迎面打來,他再次徹底失去了意識。

    等費唐再度恢復知覺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片灰燼之中,嘴巴里干得厲害。

    他一骨碌爬起來,發現這不是灰燼,而是干枯到灰黑色的野草。

    他還躺在洞窟里面,但身下已經不是毛茸茸、暖融融的白草,而是硬邦邦的枯槁草梗,他這才回憶起剛才的經歷。

    也許是他和蕭狼子觸動了什么機關,整個地下世界好像已經毀滅了——生機消失,死神降臨,無論是吳萬春和蕭狼子,還是丑陋的山魈,都不見蹤影。

    費唐抬起頭,他看到頭頂上有一塊巴掌大小的藍色石頭,那石頭閃著幽幽的光。他使勁揉揉眼睛,發現那并不是石頭,而是井底之上的天空。

    他現在所處的空間,目測也有幾百個平方,天空投影到視網膜上,卻只讓人感覺到是小小的一團。所以按照比例來推斷,這里肯定是極深極深的地下。

    他已經成了井底之蛙,而且地下世界的生機已經全毀,他也沒有能耐從垂直的井壁上攀爬出去,所以,如今他只能死在這里了吧?

    他正在暗自神傷,忽然聽到洞穴深處的黑暗里又傳出陣陣聲音。

    那不是腳步聲,而是吞食東西的唼喋聲。

    他早就饑火燒腸,所以跟食物相關的一切東西,此時都能將他吸引過去。

    費唐扶著石壁,循著聲音,聞著香味,一步一挨地朝黑暗中走去。走著走著,他便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眼睛居然能適應黑暗,能看清黑暗中的一切。

    但是,很快,他便憎惡自己擁有了這種不該有的能力。

    因為他看到了永世不想看到的景象。

    他看到前面的地上躺著一頭死去的駱駝。

    他看到駱駝的旁邊有一個冰涼的石案。

    他看到石案周圍,有幾個丑陋的山魈在忙忙碌碌。

    他看到石案上躺著一具尸體,而那具尸體他無論如何也能認出來。

    那是他的隊長,他的伙伴,他的良師,他的摯友。

    那是聞牧山的尸體,它渾身是血,兩條小腿往外撇成了九十度——它們已經被折斷了。

    而那幾只山魈,它們像惡心的蟲子一樣湊近已經死去的聞牧山,它們伸出爪子,用鋒利的指甲割開聞牧山的皮膚,然后一厘米一厘米的,小心翼翼地往下撕著……

    后來每次想起那幅情景,費唐就會無比痛恨自己的軟弱!

    他想沖過去,想把好友的尸體搶回來。

    但他的腿軟得像面條一樣拾掇不起來,不止雙腿如此,他的嗓子就像被石頭塞住一樣,連呼吸都不敢發出聲音!

    他怕了,他眼睜睜看著山魈們舉起人類的皮膚,像欣賞藝術品一樣摩挲著,有只山魈甚至伸出舌頭,舔舐著皮膚上殘留的血?!?br />
    他覺得整個人都要崩潰了。他再也站不住了,癱倒在石頭背后。他覺得腿上熱乎乎的,那可能是自己被嚇得失禁的小便。

    這是魔鬼的洞穴,那些丑陋的東西都是魔鬼……

    他想起來,前幾天在地面時曾經出土一本貝葉串起來的古書。聞牧山把古書拿給他看,他當時忙忙碌碌,只是翻了一些,書便被聞牧山拿走了。

    但就在那幾頁書里,他看到了一段話。

    “莫羅羅眾,吾神吾徒。好啖人肉,喜器人骨。滅十惡以奉神,開須臾納萬古……”
怎样买极速快3 北京pk赛车20分钟一期 逍遥森林舞会单机下载 通比牛牛出牛牛规律 彩票规律 分分彩计划免费版 3d5码复式要多少钱 后三组选包胆有没有漏洞 飞艇计划稳 彩前二组选包胆怎么 大发快三单双大小投注技巧 免费彩金不限id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 欢乐棋牌 三公扑克牌出千技巧 经典单机斗地主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