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容稟,此瘟疫屬于最輕微的風寒之癥,屬于凡間病患,吾等仙道丹藥威力極強,不是普通凡人可以承受”

    百草地仙說著,見夢華仙子臉色轉冷,急忙繼續說道:“除非使用對凡人無害的治療仙草,融入水中分與各軍,但這種仙草無不是仙界異寶,目前仙界通道被封,我也沒有辦法。

    這時忽然一個尖銳聲音在現場響起:“人參乃百草之王,藥性溫和,只要你耗費一些本源之物,還不能消除瘟疫嗎”。

    聽了這話百草地仙臉色瞬間陰沉下來,異類成道本就備受歧視,與其他仙家交往最怕提及本體,此刻有仙人當中提及,令他既羞且憤。

    夢華仙子見百草地仙處于爆發邊緣急忙安撫道:“百草地仙也為我龍騰一脈,眾仙家不得放肆”。

    隨即對著百草地仙柔聲道:“此戰關系到是否能征服此方世界,百草地仙還需受些委屈,等征服這方世界,當記地仙首功”。

    百草地仙臉色笑容苦澀,歸根結底還是令他耗費本源治理瘟疫,什么仙子,和其他仙人也是一丘之貉,不過手段更加溫和罷了。

    陰沉著臉躬身應道:“小仙聽令”。

    說完默不作聲退出大帳,自從修煉成仙后已經很久沒顯出原形,不過要顯原形也得找一處隱秘之地,否則又會遭受嘲笑。

    夢華仙子并未注意百草地仙神色,大軍瘟疫得解,她的心情好上很多,繼續問道:“凡人身體柔弱,就算恢復也要耽誤一月時間,我們趁機偷襲徐州的計劃就要失敗了,哪位仙家愿施神通將李青所帶援軍阻擋在揚州”。

    “小仙愿往”一位仙人出列說道。

    夢華仙子見此人有些陌生,應該是成就地仙沒多久,好奇道:“仙家有何神通可阻李青大軍”。

    那地仙起身說道:“小仙有一異寶,名為趕山鞭,能驅山川移位,小仙搬幾座大山阻擋明軍來路,必能阻擋明軍”。

    “好好好,原來是搬山地仙”

    夢華仙子大笑,搬山道人的名頭她曾聽過,只是移山倒海這種神通在戰斗時作用不大,因此印象不深,此刻用在凡人戰爭之中卻能發揮出奇效。

    “仙子且看貧道手段”

    搬山道人哈哈大笑著騰空而起,自從來到這方世界一直沒機會顯露手段,此刻終于到了他顯示神通之時。

    駕著祥云向揚州方向飛去,一路上來到豫州與揚州交界處,他手中出現一條青色鞭子,沿途所遇山峰仙鞭直接抽下,下方山川赫然飛上天空伴隨他而去。

    等到了揚州地界,已經有上百座山川伴隨他而行,很快尋到明軍大營,搬山道人面露冷笑,驅趕山峰向下方壓去。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下方軍氣猛然爆發,化作白虎之氣向他重來,與軍氣交匯后他的法力竟然迅速崩解著。

    “晦氣”

    搬山道人冷聲罵道,人道氣運威力他是知曉的,本以為道法顯圣后氣運消退,現在看來,神仙手段仍不能肆意干擾人道。

    當即調轉方向,趕山鞭輕甩,將趕來的山峰安放在明軍前方。

    做完這些,落到一處最高的一處山峰上,哈哈大笑,上百座山峰依次排列,綿延近千里,明軍只有繞道而行,起碼耗費一月時間方可,到時徐州已下。

    狂笑道:“李青小兒,竟想以人道抗衡仙道,我倒要看你如何應對”。

    “我如何應對無需你來操心,你還是先操心你的性命吧”

    一聲清冷的聲音在附近響起,搬山道人大驚,急忙往附近看去,這才發現不知何時一位青年一位中年兩位神靈已經悄然來到他身邊。

    那位中年神靈他自然認識,正是當初秦國謀士洪文敏,跟在他身邊的年輕神靈不用說就是李青了。

    大驚之下化作遁光向北逃去,忽然一只金色大手出現在他前方,猛地一巴掌甩在他身上,將他打回原地。

    隨即巨掌化拳,往他身上砸去,嘭嘭嘭,連續上百拳將他砸入山地,他所站山峰在巨拳之下完全粉碎。

    搬山道人感覺身體頻臨潰散,七竅中都有鮮血流出,在絕對力量面前一切法術、法寶都是徒勞。

    他面露慘笑,心中悔恨,知曉此方世界危險為何還要強行出頭,據仙子所說,李青目前境界已經可以比擬天仙,他又如何能敵。

    “入侵本世界,罪大惡極,隕落吧”

    李青怒吼一聲,金色手掌將搬山道人捏爆,數千年福地積累的靈氣在手掌中流散,他輕輕一吸,吞入口中。

    隨即露出享受神色,地仙已經開始接觸規則,吸收世界本源,將這地仙化為本源正好可以補充本源。

    旁邊洪文敏頓覺渾身冰冷,這可是地仙大能,練就福地,在福地中相當于世界之主,就這樣被帝君吞入腹中化為本源。

    很快李青面露滿意之色,一位地仙所能積攢本源有限,但也聊勝于無,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是。

    隨即打量著手中趕山鞭,這件法寶雖然不能與斬仙劍相比但也是一件難得的異寶,作為青羊宮仙人獎勵也算不錯。

    洪文敏諂笑道:“這地仙也是愚蠢,完全是給帝君送法寶來了,有這件異寶在,搬來的山峰完全可以原路送回”。

    “哈哈,哪用那么復雜”

    李青輕笑著,隨即朗聲說道:“總領三山正神炳靈公何在”?

    很快一道金光降落,正是炳靈公何子墨,躬身跪倒道:“拜見帝君”。

    “將這些山峰搬回原處,以免影響大軍行路”

    何子墨領命,雙腳跺地,插入山中,神力向四周蔓延,將上百座山峰連為一條,隨即哈哈大笑,向北方走去。

    山峰伴隨著他雙腳一同移動,很快消失在現場,原先被山峰占據的地方瞬間空了出來。

    “神袛與天地規則相合,論移山倒海仙道哪是對手”李青冷笑道。

    洪文敏沉默著,隨著成神日久,越發感覺神道之妙,雖然責任同樣很重,不得逍遙,但如能得如此偉力,多些責任又有何妨。

    李青似笑非笑地看了洪文敏一眼,沉聲說道:“去東海,樊光遠遇到麻煩了,隨我前去看看仙人又使出了什么手段”?

    
高频彩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多赢计划官网 至尊牌九游戏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彩经网 特区彩票论坛七星彩开奖结果结果 pk10技巧冠军稳赚五码 腾讯时时彩龙虎和压住技巧 时时彩调整20分钟一期 pk10一分赛车技巧图片 浙江网新31选7走势图 通比牛牛出牛牛规律 网上打彩票pk10赚水钱 棋牌游戏漏洞包赢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 快速时时是私吗 组六3d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