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曾道人神算通 > 都市小說 > 重啟黃金年代 > 第813章:我就不是個不記仇的人
    十月十八日。

    肆虐了山東省的半月之久的蝗災已經實質性消退,而隨之而來的蝗蟲生意,則是火爆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原本計劃只進行三天的外貿展銷會,在政府的支持和源源不斷找上門來的訂單誘惑下,生生被延長到了八天。

    在這八天之內,一直以來充當著蝗蟲產業鏈孵化和主導者的新北集團,也隨著冰城松江實業分公司在各大報紙上登出“三蝗蛋白粉”,正式宣布親自下場。

    這一系列引導了商業熱點走向,甚至說一定程度上改變了省內經濟走向和保健品行業格局的動作的核心,自然是李憲。

    但是在外貿展銷會結束,三蝗蛋白粉宣布上市之后,這一切反倒似乎跟他一點兒關系都沒有了的樣子。

    沒辦法,甩手掌柜當得太久了也太狠了,李憲在新北集團里面的作用,基本上就是搞事情,找到商機,然后集團跟進收割。

    這模式,就跟二戰時候德國的閃電戰似的。

    機械化部隊突進,地面步兵清掃戰場提供后勤支援。

    在新北集團,所有人都已經習慣了這種運作方式。

    從繁雜的事務之中抽身出來,李憲便讓周勇為自己定了去滬市的飛機票。

    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可李憲不是這個性子。

    他這人記仇的很。

    這次來山東之前的賭約,可是還沒忘記呢!

    這兩天,他雖然一直在忙,但是也沒忘了關注中歐的那幫子外籍教授。

    在得知蝗災發生,這些老外預備好的所有招數都被打亂,僅僅在濟南呆了四天便悄咪咪的回了滬市之后,李憲樂不可支。

    想躲?

    沒門兒!

    .......

    滬市。

    李憲到達的時候,正好趕上星期一早上。

    中歐那邊的課程比較緊,一般來說學員中午都是在學校食堂簡單吃一口,然后繼續下午的課程。而一些類似實習或者是社會課程,更是沒有午休這一說。

    獨自下了飛機,見時間不過早上七點多,李憲直接自己攔了車,前往中歐。

    中歐商學院這一陣子可是不消停。

    山東的蝗災災情因為李憲和外籍教授們打的那個賭,格外受到學員們的關注。

    等李憲到了地兒,來到教學樓的時候,一些個中歐學員便就圍到了他的身前。

    顯然,將蝗蟲災害開發出商業價值的操作,給這群可能是中國第一批有意識通過學習商管課程改變自己或者是企業命運的人造成了不小的震撼。

    不過李憲倒是沒心思跟他們多說,畢竟這一段時間自己的操作,在新聞報紙上都已經寫的明明白白,而這些學員詢問的諸如“怎么想到將蝗蟲變成商品”亦或者是“這種頗具風險的操作方式,萬一失敗你想過怎么辦沒有”之類完全無營養的話題,他實在是不想多解釋。

    老子特么一個穿越者,沒把握的事兒回去干?

    掌握信息優勢以及知曉未來十幾年二十幾年形勢和市場方方面面的李憲,實在不想編理由去搪塞這種無聊的問題。

    你們就當老子牛逼就得了!

    哪兒來那么多屁磕?

    正在李憲不耐,想要脫身出來,去找羅朗格和王洪洋等人之際,走廊之中響起了一串腳步聲。

    “吳教授!”

    “吳老好!”

    幾個圍在李憲外圍的學員打了招呼。

    李憲從人縫里一看,便見到了一個咯吱窩下夾本資料的老頭。

    不是別人,正是吳敬連。

    “吳老?!?br />
    在中歐這頭,李憲頂看不上一些人的。不過從后面回來的,他也格外從心里邊尊敬一部分人。

    面前這個吳老頭,算是其中一個。

    老爺子現在六十多歲,在此前的歲月之中,對于國內經濟法律建設和以往的數次經濟改革,貢獻頗多。

    現在按說已經到了退休的年紀,不過仍然在圈里圈外的活躍著。不僅在學術領域發光發熱,于后輩的培養和經濟學領域內的教育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而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李憲穿越回來。

    “吳教授?!?br />
    “回來了啊?!奔釹苤鞫約捍蛘瀉?,吳敬連點了點頭。

    “你們沒事情做了嗎?”

    看了就周圍的學員們,揮了揮手將眾人驅散。

    待眾人悻悻回去教室,吳敬連這才笑著對李憲一招手:“有時間一起走走?”

    “好?!?br />
    看著老頭轉過身,李憲忙跟了上去,主動將他手里拎著的資料接了過來。

    “我前天聽那邊的學生跟我說起泰山商會的事情,很有感觸。李憲,作為企業家來講,你做的很不錯?!?br />
    突然就夸人?

    怕不是有什么其他內容?

    十月下旬的滬市天氣也已經變涼了,看著吳老頭身穿一件黑色針織開衫,被清晨的涼氣透過襯衫的李憲抹了抹鼻子、

    “都是瞎倒騰?!崩釹苡Ω讀艘瘓?,一路走來沒見到羅朗格那群外籍教授,不禁發問道:“吳老,今兒怎么沒見到那些個洋人???”

    吳敬連呵呵一笑,用手中一本書點了點李憲,臉上帶著揶揄,道:“還不是因為你小子!”

    因為我?

    李憲一瞪眼睛,“這群王八蛋,不會是打賭輸了,想要賴賬吧!我昨兒可是貪了個大黑,熬了個大夜上的飛機,就等著今兒認幾個徒子徒孫呢!”

    他一臉懊惱的樣子,讓吳敬連哭笑不得:“你什么時候啟程回來的?”

    “今天凌晨一點多??!”李憲如實回答。

    “剛下了飛機就過來了?”吳敬連嘎巴嘎巴嘴,“別告訴我,你這么著急回來,就是為了跟王洪洋他們算賬的?!?br />
    嘿?

    李憲稀奇了:“對啊,有什么問題么?”

    要不是機票沒有當天的,他前天就回來了。

    吳敬連臉都黑了!

    昨天,跟幾個老朋友聚會的時候,席上眾人說起了李憲。

    說起這個新北集團的董事長,席上眾人自然是一片贊譽。

    但是在贊譽之中,此前李憲在中歐鬧得亂子也被眾人提起并津津樂道。

    當時吳敬連還說來著,他感覺能在山東做出那樣格局的企業家,斷斷不會小肚雞腸,再去追究此前的那賭約。

    可是現在,看著李憲一臉的認真,他覺得自己......

    好像料錯了。

    
冰球突破一般什么时间放水 排列三组三全包会赔吗 ag时间差漏洞 正版森林舞会游戏下载单机 有藏分成功出款的吗 mg游戏中心官网 欢乐麻将全集下载手机 四人麻将在线玩 pk10赛车玩法介绍 时时彩挂机方案 360足球直播 北京塞车最精准7码计划 欢乐炸金花官方下载 北京pk10技巧规律破解 北京塞车pk10 秒速时时使用手机版